无罪羔羊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5:57:59 来源: 七台河信息港

初三(九)班班主任刘开诚拿着教科书,在课桌间的过道上踱来踱去。同学们以为他在课堂上巡视教学,其实他的心里一直在揣摸今晚找哪个女学生下手。  他的目光终于锁定在刘兰兰身上。刘兰兰是班里成熟的一个女同学,五官也长得端正,皮肤白皙有光。  刘开诚就站到了刘兰兰身边:“兰兰,这些习题会做吗?”刘开诚欲火中烧,一只手不停在刘兰兰的胳膊上摸索,一双贼眼不断在刘兰兰胸脯上打转。  刘兰兰看了刘开诚一眼,说道,“有些会了,还有些不会!”  “你想不想全部弄懂呀?”刘开诚说。  “当然想了!”刘兰兰天真地说道。  “嗯!今天晚上到我房里来吧,我单独教你!”  “真的呀!太谢谢你了!刘老师!”  吃过晚饭,刘开诚没有像往常一样出去散步,而是早早地洗了个澡,就躺在床上看报纸。一张报纸重复看了几十遍,可是,天还没有黑下来。  老婆去了打工以后,他经常自慰,聚集了一段时间的能量释放出来,他顿时会感到短时间的满足。可是,他总觉得比实战还缺了什么。  有一次在学校的周前会上,校长又无端地批评他,他心里觉得忒委屈,想想学校里的教师都在跟校长斗,都在敷衍教学,只有他还能凭一点良心上课,可是恰好相反,校长反而经常拿他作反面的典型。散会后,一些教师又聚集在一起赌钱。他没有赌钱的资本,只好在旁边看。他老婆是乡下人,没有工作,一家人的生活就靠他那点微薄的工资,现在叫她去打工,是他在城里买了套按揭房,房贷追得紧。  回到房里时,不争气的老二又翘了起来。这时,一个女学生来找他,他就向这个女学生下了手。后来,他依法泡制,向其他女学生下手,还好,这些女学生都很配合,整个过程一句话也不说,完事后就走人,再也不去找他。他也乐得这样,既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又没有留尾巴!后来,他发现学校里很多教师都在玩女学生,他似乎又为自己的恶行找到一个借口。  夜完全黑了下来。刘兰兰终于来了,当她一走进刘开诚房里,刘开诚就把门反锁了。刘开诚反身将刘兰兰抱起,往床边走。刘兰兰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刘开诚知道自己又一次得手了。  把刘兰兰抱到床上,刘开诚迫不及待地为刘兰兰解开了衣扣,自己也三下五除二地脱了衣服,饿狼一样地扑了上去。  以前,刘开诚每次玩女学生时都很小心,为了免除后患,他都会做些预防工作。要么戴着避孕套来做,但是觉得不舒服,就像穿了衣服洗澡,洗不到实处。后来,他准备了些避孕药,他知道,少女吃避孕药对身体有很大的危害,但是他想,跟这些学生都是一次交易,做过之后就一走了之,谁管得了那么多。  此次太猴急,他却没有戴套,也没有叫刘兰兰吃药。刘兰兰也不像以前的那些女同学一样,不声不响,做了就走人。做完以后,她却不走,而是坐在床沿不停地抽泣。  刘开诚心慌了,他怕刘兰兰把这件事说出去,搞得满校风雨。  “别哭了,现在是什么时代?谁还在乎这个?”  刘开诚说完,走出门外,已经下晚自习了,学生都已到宿舍里去了。这所学校的晚上时间几乎都是无人管的半真空状态。晚自习时,由一个值日教师巡视36个班,只有出现安全事故,值日教师才会出现。学生回到宿舍以后,看门的老头分别把男生、女生的宿舍楼一锁,就到乌拉国去了。  回来以后,刘兰兰还在哭,刘开诚想,今晚可要耐心开导她一下。  好在刘兰兰只是轻声地呜咽,刘开诚在一旁说了一些思想要开放之类的话。刘兰兰终于止住了哭。  整个晚上,刘开诚都抱着刘兰兰来睡,半夜他又跟刘兰兰做了几次。刘兰兰一声不吭。第二天刚蒙蒙亮,刘开诚反复叮咛刘兰兰千万不能让她家人知道这件事,要么她就死定了。到时候他会说是刘兰兰勾引他的,她父母肯定会打死她。再说,他已到中年,没几个活头了,而刘兰兰正是春天的希望,以后还有好长的日子。刘兰兰走了。  刘兰兰没有去课室,而去了校园里的绿化带。春天来了,露天地球仪模型的平台上长满软绵绵的茅尖草,旁边有一个凉亭,学生经常坐在凉亭的石板上凝眸祖国的大好河山。平台下面是一条幽深的小径,小径两旁的常青树齐人高,一直通向不远处的一个葡萄架,葡萄架上的常春藤长满了蓬盖般的叶子,将葡萄架遮了个严严实实。  这是王贵专做校长的一个杰作。王贵专做了鸟间中学的校长后,以前教师们每个月都能领到的出勤费没有了,班主任补贴没有了,教学奖励也取消了。教师们在学校里不但领不到一分钱,还要负责不少摊派下来的书报订单。有的教师不平,开会时提意见,校长解释说,学校的钱是用在学校建设上的,不是用来发补助的,你们领了一份工资,就要尽心教你们的书,如果你们觉得工资少,可以辞职啊!可是,王贵专却用学校的钱买了公车,还不断进行重复建设,校园绿化带就重复建设了三次,他从中得回扣,中饱私囊。教师们看在眼里,气在心头。教师们用各种方式进行对抗,没有人愿意做班主任,没有人做值日,其中普遍的就是用消极上课的方式来进行抵抗。王贵专也不说他们,只顾贪学校的钱,教师们只顾自己舒服,各有所得,只要不出现安全事故,大家都好过。  刘兰兰坐在凉亭的石凳上,眼前的盎然生机并没有让她感到快乐,她的眼里写满了迷茫。  上课铃响了。外表道貌岸然、内心却无比肮脏龌龊的教师们拿着教科书,懒懒散散地走进了课室。  没有哪个班说起立,也没有哪个班说老师好,一切都是静悄悄的。教师们极少讲课,偶尔听到一两句,就像山村夜里的一两声狗叫一样,很快就过去了。一会儿,教师们先后站在阳台上,有的悠然地吐着烟圈,有的在欣赏绿化带的优美景色。课室里,成了一个菜市场,学生们不用做作业,打情骂俏的、传纸条的、起哄的,只要不打架,学生们可以为所欲为。教师们美其名曰,素质教育。  刘开诚没有课,但他还是来到窗前。看到刘兰兰安然地坐在课桌前,他安心了。刘开诚上课时,他当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  就在刘开诚将要把他跟刘兰兰做的事忘掉的时候,刘兰兰发现自己的身子渐渐凸了起来。她懵懵懂懂地知道,她怀孕了。  她想到此事的后果,同学们会骂她,取笑她,刘开诚会说是她勾引他,爸爸妈妈知道了会打死她。怎么办呢?一个完全由别人犯下的罪全部压在了这个刚刚满十五周岁的少女身上。一连几个星期,刘兰兰经常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有时还恶心,反胃。父母问她,她推说感冒了。可是,不争气的肚皮却一天天大了起来。  这天是星期六,她到村前不远的水库边上放牛。突然,一阵恶心又涌上心头,她差点晕倒在地上。她知道,又是肚子里的小东西在作怪。她掀起衣服,用力地捶打肚皮,她又一阵头晕目眩。突然,水面上冒起了一串水泡,有鱼儿轻轻地跃出水面。刘兰兰目不转眼的注视着水面,这不是暗示着自己的归宿吗?可是,我应该死吗?我没有罪啊!我是一只无罪的羔羊,学校里教师跟学生、学生跟学生都乱搞在一起,他们都没事,为什么就要我去死呢?不行,我不能死,我要去找刘开诚!可是,他说是我勾引他,爸爸妈妈理解我吗?如果大家都知道了,我还有脸面吗?我还能继续读书吗?不读书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别说了,怪只怪自己命苦。  想着想着,刘兰兰轻轻地从水库边滑了下去。水面荡起了一阵涟漪,一会儿,一切又归于平静,只有她家的牛还在旁边若无其事地吃着草。  星期一的时候,刘兰兰没有到校。当学校知道她掉到水库里淹死了以后,学校马上印发了一份《致学生家长的一封信》,这封信明确指出,学生家长应该禁止子女假期到山塘、湖泊、水库游玩,如果不慎发生溺水事件,学校概不负责。 共 296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扭转怎么办
昆明治癫痫病研究院
常见的癫痫病的病因有哪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