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宝红包玩不起来那么微信红包是谁的投名

2019-09-16 23:31:37 来源: 七台河信息港

  支付宝红包玩不起来 那么红包是谁的投名状

  春节还没有到,年三十也没有到,但是这个群那个群把红包的游戏已开始玩得不亦乐乎,不管包大包小,只要不是定向增发,抢到的好像总是那么几个东西,叫一群猴急的东西特别的羡慕嫉妒恨。

  那末,问题就来了。

  为何大家喜欢玩的红包而不喜欢支付宝的红包呢?马云在中国证监会演讲时明确表示,过去阿里对可是不服的,为了跟风更为了对抗,阿里内部还弄了个来往应战;但是现在阿里学会为腾讯鼓掌了,红包也是如此,除了玩得早以外的先入为主,支付宝红包更多的不是在于自身。水皮在《华夏时报》经营圈儿里征求大家意见,各种说法都有,比如每个人都有,支付宝不是每个人都有(水皮就没有);再比如,支付宝的受众是生意人不是朋友圈(朋友圈之外有行贿的嫌疑哦);又比如,支付宝要输入口令还要猜金额还得切换APP流程,兴奋度早降了(有感与人方便与己方便,不能总想着自己那点破事);还比如,支付宝要使劲戳屏(这成了体力活),主要的恐怕大家都有体会,那就是不能聊天(水皮没用过次听说),不能聊天当然就没有了乐趣(你真的以为大家就是为抢那几分钱的红包而来的啊),互动不是互联的基因吗?可见,并不是所有的互联企业,包括BAT,随时随地都能把移动互联真正落实到产品层面上的,红包的盛行正是在于其简单、方便、互动,支付宝红包则多少有点东施效颦的意思,不好玩这三个字就是答案。

  一定程度上,取代微博的缘由在于其私密性,朋友圈的互动也更真实点,而微博更像个大众媒体,更具备商业特征,的公众号也有大众传播的特征,但是必须履行定阅的手续,至少在传播上是的。现在这种朋友圈也面临着考验,腾讯明显想开发其中的广告价值,所以尝试着投放了宝马、可乐、vivo等不同的产品广告,近万科的三好生也成为其中之一。说实话,挑选部分品牌,尤其是众所周知的品牌作点投放形成一种竞猜游戏是可以的,少在大家的新鲜感觉中能形成互动的话题;但是如果形成惯例地投放广告,那末这类尝试还是要打点折扣的,是朋友圈不适合做生意,广告也是一种生意,朋友之间做了生意,朋友就没法做;第二是朋友圈是个人的天地,不请自来地投放是否有侵权的嫌疑;第三没有人会为广告而刷屏的,除非是投放者本人,所以这类投放又有多大意思呢?把一点好玩的意思搞成不好意思,意思就不大了,这正如支付宝也搞红包,怎么看怎么别扭,目的性不纯粹,真的是礼尚往来而不是投石问路?其实,大家看成功的企业、成功的产品、成功的创意,往往只见贼吃肉不见贼挨打,支付宝的红包其实早在去年玩起来之前就有过,红包也并非的创意,但是支付宝以前没玩起来,现在也玩不起来,而却无意插柳柳成荫,体现了羊毛出在羊身上的思惟,看似没有甚么功利目的,但是绑定的却是无数用户的银行卡,以及包括银行卡在内的钱包。

  水皮很少打车,也不明白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软件有什么区分;只知道一个源自腾讯投资,一个源自阿里投资,不管滴滴还是快的,2014年都在拼命烧钱倒贴,表面上看争取的是打车族,实际上争夺的还是打车族手上的那部分,而则是入口,渠道的入口,生意的入口。就打车而言,这些软件根本不可能有甚么盈利,但是流量带给他们客户,而不管腾讯还是阿里都想争抢的则是大家手中这部的账号,打车软件只不过是投名状而已。一旦客户的叫车习惯养成,滴滴和快的就开始酝酿合并。为何?烧钱只能烧一阵子,哪能烧一生呢!腾讯和阿里,谁也不比谁傻,竞争只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不如合谋垄断,共享客户。

2006年金华金融企业
2017年成都上市企业
2018年福州上市后企业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