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噬乾坤 第五十六章 窃取机密(一)

2020-02-15 19:30:41 来源: 七台河信息港

灭噬乾坤 第五十六章 窃取机密(一)

“杀!”

那大妖抛出法器,法器迎风而涨,刺破空间,骤然出现在即墨身前。

灵气犹如锋锐的刀刃,从空中降下,撕破即墨身上的青袍。

灯状法器应是一个中等法器,实在强悍,甚至比那被即墨杀掉的慕容千尺所执的断魂尺还要强上几分。

即墨感受着体内极速消耗的灵气,知道不宜太过浪费时间,必须要快走才好,他的实力虽勉强可以应付启玄九重天的修士,但却架不住数十个大妖。

偏头向后一戟刺出,正中灯状法器,借着反震之力,即墨速度再快半分。

那大妖目疵尽裂,怒火熊熊,即墨拿走了药材室珍贵的那些药材,便相当于将药材室给毁了,如何能不让他愤怒。

别人不知药材室的重要性,然而他却知晓一点。正是知晓的这一点,他此刻便想将即墨千刀万剐。

那大妖一路,将其他妖修远远抛在身后,他口中念动法诀,手上道印翻飞,灯状法器紧紧掉在即墨身后,穷追不舍。

“呼!”

那灯状法器灯芯突然发亮,一条丈余长的火焰骤然从灯芯上喷出,对着即墨冲去。

炙热的火焰瞬间侵袭而至,那火焰温度太高,所过之处,居然将洞壁融化,可想这火焰温度之高。

火舌跳跃飘渺,即墨面无表情,毫不在意那扑在背上的火焰,想即墨便是连火冢中的熔岩都不惧,更不会怕了这灯芯火焰,只是可惜了身上的衣服。

现在即墨的问题不在于应付那些法器,即墨只需躲过那几个威力巨大的法器便可,其他的一概可以硬抗。

即墨此刻面临的问题便是灵气枯竭,短短数十息,即墨运转咫尺天涯便就消耗了近乎七成的灵气。

偏头看着身后那启玄九重天的大妖不过只是相差一丈之多而已,其他的妖修远远被扔在后面,暂时可以不用考虑。

现在重要的便是将这大妖甩掉。

打肯定是不能打,但想甩掉,也绝非易事。

那大妖脚下踩着法器,速度比即墨都要稍快一丝。

匆忙从丹田之中取出一株药材,即墨看着那青翠欲滴的茎叶,实在不知该吃还是不吃。

这玩意根本不认识,吃下去谁知道是不是毒物。

偏头看了眼身后那大妖,即墨脚下速度不减,再看手中药材,突然计上心头。

从丹田中抓出一把药材,即墨也不管抓中哪些,扬手向身后那大妖抛去。

“小爷将这些药草还你,可要接好了,若是坠在地上毁了药草,小爷只能对你说声遗憾。”

与塞满丹田的药材相比,扔掉几株实在不值一提,与性命相比,这药草就不是不可舍弃之物。

那大妖果然一顿,匆忙抬手挥出一道灵气,将即墨洒出的三四株药草小心拿住,放入丹田。

便是这一顿的时间,即墨便就再次冲出三四丈之远。

即墨微微欣喜,知道算是赌对了,再次抛出一株品相不错的药草,扬手弹出一指,一道灵气凝聚的亮斑眨眼便闪到那药草后方。

“蓬!”

那药草被亮光击中,嘭的一声在空中炸开,化作几乎凝为实质的灵气。

那大妖先是一愣,然后便是凄厉的叫道,“小贼,你居然敢毁了它,你可知这些奇珍的价值。”

即墨嘴角微微一扬,“不如我们坐下促膝长谈,商量个解决之法。”说罢,再次撒出四五株药草,甩手十几点灵气光华打向那些药草。

那大妖脸色变了变,“小贼,你太猖獗。”

即墨回头不再做声,脚下踩着咫尺天涯,速度再次攀升,只可惜这注定无法长久。

体内灵气剧烈消耗,几息过后,不过堪堪还剩下两成。

那大妖手忙脚乱的击碎亮光,接住抛在空中的药草,仔细看了几遍,发现这些药草安然无恙,才微微舒心,将这些药草收回丹田。

抬头扫向即墨,发觉即墨已在三十丈开外。

这山洞内支干颇多,阡陌纵横,即墨身前便又是转弯,即墨扫了眼远在身后的大妖,从丹田中再次掏出几株药草洒在地上。

闪身没入转弯,前面又是无数岔道,即墨欣喜,跃进一个岔洞。

且说那大妖见即墨将药草扔在了地上,没入转弯消失不见,脸色顿时变了变,也顾不上再去拾地上的那些药草,挥手扫过,抓住了几株,剩下的便被遗弃在了地上。

那大妖过了转弯,看着一望无尽,暗黑苍茫的密麻干道,脸色巨变,“我怎会将这处地方给忘了。”

那大妖被怒火冲昏头脑,又是一路疾驰,根本没有在意走到哪里

,此刻方才反应过来,但一切已晚。

那大妖知道即墨抛撒药草不过是缓兵之计,一些小技俩,他也毫不在意,但此刻过了这弯道,便容不得他不再不意了。

先不说这其中有几条干道的重要性,便是即墨进了哪条干道,便是问题。

那大妖脸色阴沉的转身,抬手抓起洒落在地上的药草,面色阴沉的等待着身后那些姗姗来迟的妖修。

且说即墨进了干道,体内灵气已经见底,但不知身后那大妖是否追来,也不敢停歇,只得降低速度,凭着肉身一路狂奔。

即墨借助那干道的优势,自然可以干扰那大妖,为那大妖的追捕带来困难。

狂奔了一盏茶的功夫,又绕了十数个干道,即墨发现眼前有着刺眼的亮光,居然到了洞口,出了天狼山山洞。

戌时进的天狼山,没想到此刻已经日上中杆。

即墨小心翼翼的靠近洞口,发觉洞口有着大量妖兵徘徊,从洞口放眼望去,是一片巨大的平地,那平地上种植着无数花草,落英缤纷,舞蝶翩翩,有屋舍俨然其中,被那些如同虬龙般的古树遮掩。

有姹zǐ嫣红的花朵,还有明媚的阳光肆意抛洒,竹舍高楼上道蕴暗转,一片祥和。

此处犹如仙境,使得在山洞中闷了一夜的即墨瞬间大开眼界。

洞口有妖兵列阵俨然,时刻巡逻,即墨不敢轻举妄动,回身走到洞中。

心中暗暗计较那些妖修一时半刻还不能追来,即墨便就席地而坐,放开感知,小心的运转《藏帝经》修炼起来。

即墨不敢撩起太大的灵气波动,此处布置井然,又有大量妖兵把守,显然是妖族重地,其中定会有着妖族大妖。

即墨现在已经惹了一身麻烦,哪还敢再去招惹那些大妖。

《藏帝经》何等神奇,然而即墨修炼了三刻钟,体内灵气也不过才恢复了七成多一点。若在常时,即墨早已恢复灵气,此刻万事都需小心翼翼,即墨被束住手脚,速度慢了太多。

即墨暗叹一声,放弃修炼,起身运转掩息诀,小心的向洞口靠去。

即墨站在暗处观察那些妖兵些许时间,发现那些妖兵在十息内会经过一波,即墨仔细演算,发现只要运转咫尺天涯与掩息诀,小心行事,完全可以从这洞中冲出。

但是一切还得小心,他也不敢大意,担心洞外便待了一只大妖,他这样做恰是送入虎口。

静静的看着一队妖兵列阵走过,即墨眼神微眯,暗道机会,脚下踩着咫尺天涯,带起一阵微风,落在洞外。

屈膝站起,即墨偏头扫视四周,看着另一队妖兵已经执着武器从远方走来。

即墨抬头扫视,发现这里已经快到山巅,暗暗计较莫非这里便是妖族的大本营。

这空地上有着许多房舍,掩藏于古树之中,这些花草树木显然是妖修移栽而来,不过落在这山巅,已经有了气候。

即墨飞身跃起,落入一簇灌木丛,待到走过的那队妖兵离开,他才小心起来,向着离他不远的一处竹楼飞去。

再次躲过几波妖兵,即墨从那竹楼边的古树上飘落在竹楼上。

运转掩息诀遮掩着气息,即墨攀上楼梯,接近楼台。

这竹楼上居然无妖兵把守,即墨稍稍一愣,更加小心了。

上了竹篓,是三间竹屋,即墨趴在栏杆下,小心的沿着房舍运动。

方才走了几步,一串低沉的交谈便落入耳中,那交谈声虽被道蕴遮掩去了许多,但依旧一字不差的落入即墨耳中。

只听有一个略带愤怒的声音道,“你们太过分了,就让我的手下这样去送死,你等却冷眼旁观。”

“不要忘了,我们是在合作。”

另一个声音慢条斯理,似是智珠在握,“狼王,你这话有些言过其实,且不说我们的天才赤妖铭陨落于永夜城中,便是三日前那晚你让我等贸然出兵永夜城,我们便损失了多少修士?”

“我们之间确实是合作,但合作也要有个底线,你们早就忘了合作的初衷。”

“凤公子,说到初衷,你们可曾助我拿下永夜城?当日合作之约上明显写着这些条条框框,莫非凤公子仗着实力强大,便想违约不成。”

“内讧吗?”即墨沉吟,蹲在那里仔细听着屋内两人的交谈。

显然这凤公子应是代表来自小秘境外的妖族,而那所谓的狼王,便是天狼山的守号老大……

……

【跪求收藏,跪打赏】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