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让我如此心碎

2019-07-14 00:33:09 来源: 七台河信息港

爱让我如此心碎

这一天的清晨,对楚楚来说简直是一场恶梦,她在收拾屋子时,听见了短信的铃声,她仔细一找发现老公张锐落在家里。她好奇地打开了查看里面的短信,看见内容她呆了。短信是她高中的朋友怡然发给老公的,短信里竟然写到 我怀孕了,孩子是你的 楚楚怔怔的看着短信,仿佛心一下子击的粉碎。她没有哭,往事一幕一幕像一部古老而又陈旧的电影,缓缓的浮现在她的脑海了里。 楚楚记得在上高中的时候,有一天从早上阴到下午,刚巧在放学时天下起了大雨。楚楚和好友怡然都没有带伞,看着雨越下越大,她们商量着只能冒雨回去了。这时一把雨伞遮在了她们的头上,楚楚抬头看去,身边站着一位很瘦的男孩,他下身穿着一件青灰色的裤子,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胳膊裸露在外面。手里拿着伞,头上还不伦不类的带着一顶鸭舌帽,帽子下露着两只黑白分明的眼睛。他是她们的同学,名叫张锐。张锐的眼睛盯着楚楚说: 咱们同路一起吧?楚楚有些惊讶地问: 我记得你家在外地呀? 怡然抢着说: 他借住在他外婆家,就在咱们居民楼附近,你没有注意到吗?楚楚调皮的伸了一下舌头,她确实没有注意过这个其貌不扬的男孩。不过今天他倒是帮了她们一个大忙,这么大的雨正愁怎么回去,现在好了起码不用担心书包里的那些书被雨淋湿了。 他们一起走在雨中,怡然紧搂着矮个子的楚楚,把她挤在了她们的中间,楚楚感觉有些脸红,小心的不让自己身体幢到张锐的身体,张锐把雨伞的大部分都倾向了她们,而他的衣裤早就淋湿了,楚楚看在眼里非常过意不去地说: 别光顾着我们这边,你的衣服都湿了。 楚楚把雨伞往他那边推了推。张锐却又给挪了回去,咧嘴冲她笑了一下,并没有说什么。楚楚心里无端生出了慌张来,也想回敬一个笑容,但嘴还没有咧开,脚下一滑稀里糊涂地被张锐一把抱住,才勉去了摔倒在雨中的危险。这是楚楚次被男孩子抱住,这个不算拥抱的拥抱一直给楚楚留下了很深的记忆。也因为这个雨天他们的关系变得亲密起来。以后每天放学她们三人都不约而同的一起回去,那时的三人正处在青春年少,对待爱情正充满朦胧的向往和期待。渐渐有了好感和依恋却一直没有道破,他们这种比友情更亲密一些的关系持续了很久,直到他们高考临近即将分离的那个夏天。 三人一如既往地走在路上,怡然那天不知道为什么说话很难听,处处针对着楚楚,后来竟然和楚楚大喊大叫,楚楚气哭着往家跑,张锐追过去堵住了她的去路,他的眼睛呆呆的看着楚楚,楚楚的眼圈更红了。张锐走到她面前握住了她的手,他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激动和害怕,他怕楚楚会甩开她的手。但是楚楚没有,她低下头脸上泛起了红润,他对楚楚说: 怡然昨天单独找我谈了,她说她喜欢我。可是我告诉她,我喜欢的人 是你。 楚楚呆了,心里七上八下的非常慌乱,但是她心里知道她也喜欢张锐,也就是那一天他们的关系有了更进一步的发展,知道了彼此深爱着对方。之后楚楚发现怡然不在搭理她了,好一阵没有和她说一句话,她的心里也感觉怪怪的,所以没有和怡然主动说话。自从楚楚和张锐的关系明确以后,他们三人便不在一起走,只有楚楚和张锐单独回去。 高考后他们都落榜了,在一次返校时,张锐送楚楚回家时,张锐低着头: 楚楚,我要回去了,我不在这里上学,不能老是住在外婆家 楚楚听了心里感觉非常难受,她有些怄气的转过身体背对着张锐。张锐走到她面前说: 我过几天就回来,你等着我 他偷偷地看她的眼睛,像是笼罩了一层朦胧的水气般,眼神异常缥缈,发现他在看她,楚楚有些不自然地扭过脸,把视野放宽到整个天空,乌云直直地压下来,风已经有些潮湿的气息,天空中突然响起了一声巨响。张锐拉了拉她的衣服,对她说: 打雷了,我看马上要下雨了咱们回去吧! 第二天,早晨楚楚醒过来,恍惚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事,心情非常失落,她随手拿出才发现没电了,急忙换了一块电池,开机后见里面有10几条未读短信,都是张锐发过来的, 怎么你的打不通?我家里有事催我今天就要回去! 怎么还没开机 往下也都是类似于这样的短信。只有翻倒一条,上面写着 我走了,等我。 楚楚叹一口气,想打过去又放下了,起身下床,路过父母房间的时候,看到妈妈还在床上躺着,看到她走过去,妈妈大声喊: 楚楚,别老出去乱跑了,我让你重新复习一年的事你怎么想。 我不读了! 楚楚边走边回答说, 我想找工作! 你这孩子怎么说你都不听那?你现在能找什么好工作,现在干什么不需要文凭 。楚楚不理妈妈的唠叨声顺手关上了防盗门跑了出去。早上刺眼的阳光让她瞬间迷失了方向,她努力从脑子里面搜索出方向,绿色的参天大树映衬着绚蓝色的天空,看得人心胸顿时开扩了起来,她长出一口气,又震动了,打开看时,又是张锐的短信: 为什么不回我短信,生气了吗? 楚楚叹了口气,在键盘上输入: 没电了,我刚看见,对不起! 张锐的短信再过来: 别生气,楚楚。我很快会回来的,等我。 楚楚没有再回短信,她不知道这个等要等多久,她对他们之间的爱情心里充满着困惑。不知不觉中她走进了校园,由于正是暑假时期学校里没什么人。她站在空荡的操场上,看着一面面大旗迎风飘扬。风夹杂着沙旋转刮过来,把旗子吹得哗哗直响。她扭过脸,下意识看了看这条走过千百次的路,道路蜿蜒曲折地伸出去,从这里望过去,正好被学校的大门挡住。这一刻她感觉自己的人生路也一样看不到尽头,仿佛在毕业之后一切希望和憧憬都随着落榜变成了泡影。 走出学校,她发现自己并没有想去的地方,便茫然地走回了家里。回到了家依旧无所事事,躺在床上无聊的似睡非睡的一直到天彻底黑了下来,偶尔有霓虹灯的炫彩闪进屋子,楚楚站在窗边呆呆得出神,内心深处总像是有一团火似的,在身体里来回冲着。门缓缓的推开了,妈妈拿着一摞子书走进来,她叹口气,走过去伸手去接,妈妈严肃地说: 复习一年重新考,我不相信以你的能力考不上,妈妈相信你! 楚楚心里面一阵反感,应付的答应着 嗯嗯!知道了,我累了想睡了。 妈妈有些不高兴的起身,走到门口又说了一句, 听话 才关上门走了。楚楚转身灯关了,回到床上闭上眼睛,心里却没有一点睡意。突然响了,打开看见是张锐的短信, 张锐出了车祸在医院里,他昏迷前一直说要见你,你可否来一趟。 看过短信楚楚辗转着一夜没合眼。 第二天清晨她没有告诉父母便偷偷地登上去找张锐的火车,在火车上她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张锐怎么会受伤了?伤在了那里?,心里非常慌乱,急切的想要看见他。等她急匆匆的来的了医院病房时,看见张锐头上缠着纱布,手上挂着吊针。睡在病床上,楚楚的眼泪流了下来。一个长的很像张锐的男人说: 你是楚楚吧!快坐张锐他没什么大事,已经过了危险期了,你别担心。 后来楚楚才知道张锐的情况远比她看见的要严重很多,同时也知道张锐的父母双亡,只有哥哥这一个亲人。她细细打打量着张锐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嘴唇没有半点光泽,楚楚来的这天,他只对她说了一句话,当时他刚刚吸完流食睁开双眼,目光在楚楚脸上停了片刻,然后用含糊不清的声音说了一句: 尿 尿? 楚楚犹豫了一下,跑到外面去叫张锐的大哥。可是叫了半天也没见张锐大哥的影子。她只好回去在床底下找到一只小便器,红着脸塞进张锐的被子里,然后说道: 尿吧,尿得出来吗? 张锐的两只手在被子里动了半天,终于尿了。好像尿了很长时间,楚楚把小便器从被子里拿了出来,跑到女厕所里,倒掉洗净。 从这一天开始,楚楚便留下来照顾着张锐,来的时候本打算看过他就回去,所以并没有给家里留言,可是现在显然是回不去了,张锐的大哥要上班,所以把照顾张锐担子交给了她这个女友。她给家里打了说: 我很好,和一个朋友在外地打工,别惦记我,妈,我实在没有信心再念一年了 妈妈在里变黑后,她的心里着说不出不安和沉重,心里想着父母一定对她的举动非常伤心、气愤。可是,为了张锐她顾不上那么多了。 白天,她寸步不离地守着张锐,晚上,就把铺盖铺在地上,和衣睡在病房。她每天照顾张锐洗脸、擦身、喂药、喂饭和把屎把尿,她任劳任怨地做这一切,一周后张锐的病情开始有了明显的好转,头部的伤口愈合得很好,精神和以前也基本一样了,他每天只是看着楚楚傻笑。说的多的是不知道要怎么谢楚楚。一个月后他的伤完全好了,楚楚打算要回家去,张锐低着头说我和你一起回去行吗?我真的离不开你了,我想我出院后咱们尽快结婚吧!楚楚脸红的底下了头,感觉他的求婚来的太突然也太直接,而且现在他们都没有经济来源,结婚后要怎么生活还是个问题,但是她却不知道怎么拒绝。 父母见到张锐的反应是给了楚楚一巴掌,他们愤怒的样子让楚楚感觉又难堪又难受。他们的爱情被父母说成的世界上龌龊的事。她转身跑了,张锐跟在了后面,她听见父亲的咆哮声, 滚 了就再也别回来,我就当没生你这个女儿。 楚楚的身体停顿了一下,还是跑出了家门,如今想起来真的是无颜面对父母,和张锐同居三年了,她几次往家里打妈妈接过去问她好吗?接着就听见妈妈的哭声,和爸爸的咒骂声 她几次回家走在家门外却不敢进去 楚楚和张锐回到他家之后找了一份稳定的工作,租了一间房子闪电式的办了简单的婚礼。婚后张锐对她很好,呵护有加,只要他在家就不让她做一点家务。买菜、做饭、洗衣等等,他都会做得又快又好,楚楚喜欢什么东西,不用撒娇耍赖,他都会当成礼物买回来。用他自己的话说,女人是用来哄的,用来疼的。楚楚的幸福全写在脸上,生活在她眼里即甜美又充满阳光般的灿烂。她一直以为,她们的婚姻虽然不被父母接受,但是他们会一直这样幸福生活下去,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天长地久,彼此将是一生的依靠。 没想到一条小小的短信彻底的打碎了这一切,她还是不敢相信,他们和怡然处在两个城市里,她不明白他们是怎么到一块的。 中午张锐下班回来,脸上带着和往常一样微笑,可是这微笑却让楚楚感觉无比陌生。她没有像往常一样上去迎接他,给他拥抱问他工作累不累。他很明显感觉到了楚楚的异样,关切的问她 宝贝,怎么了? 还摸了摸她的额头,楚楚厌烦到打开了他的手,她当时在拼命忍着心里的怒火,拼命的咬着嘴唇,一直在抖,他慌了,抱着楚楚不停的问 怎么了? 楚楚挣脱的离开了他的怀抱,把他的推到了他的眼前,他有些惊奇的看了楚楚一眼,拿起了。楚楚直直的看着他,越来越发现张锐变得很陌生,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他们在一起亲热的画面,眼泪就直直的流了出来。 张锐看了短信愣住了,随即就是沉默。楚楚看见他的汗珠细细的在额头浮现,突然他说句: 对不起 尽管楚楚已经知道,但听见他亲口承认,楚楚还是感觉整个人彻底崩溃了。沉默了很久楚楚用尽了全身的力量说: 我们分手吧 !他没有说话,楚楚也没有再说话。她逃避一样躲进了卧室 碰 的一声关上了门,在卧室楚楚能听见张锐哽咽的哭声,她的心碎了 没有办结婚证,也没有什么财产,分手变的非常简单。这个家里楚楚只带走了属于她自己的东西,他把家里的存款塞在楚楚手里,楚楚没有接任由它掉在地上。面对着曾经属于他们幸福的家,真的有很多不舍,含着眼泪楚楚走出了门。他低着头送她出来,仿佛想说什么,始终没有说出口,楚楚以为张锐会挽留她,可是他没有,只是默默地送着她出去,没有再说一句话。 当楚楚坐在回家的火车上时,响了,是张锐发来的一条短信 宝贝,我知道以后不能这样喊你了。事到如今我想说的话就是我很对不起,很,非常,真的,我知道你不能原谅我 哎!真的很该死,我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我真的没有想过伤害你,可是现在却深深的伤害了你,我知道不管我怎么样做,都不能使你原谅我, 这一切都是我一手造成的都是我的错,我想这以后我会一直生活在痛苦和自责中,我只希望你自己好好照顾好自己,真的对不起 ! 楚楚坐在冰冷的火车上浑身发抖,眼泪一直流个不停,痛苦的抚摸着自己的腹部,一个幼小的生命在这里孕育着,那是属于她和张锐的孩子,这个可怜的孩子注定一出生就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她没有告诉张锐她有孩子了,她不想因为孩子勉强和张锐在一起,以前那种感觉已经被那条短信彻底破坏了,他们的爱也是如此 【我要纠错】 :christine

网站建设过程
小程序系统平台开发
开发小程序外包公司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