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魔物娘军团 第324章 321 她是谁?湖中女神?

2020-02-15 19:34:55 来源: 七台河信息港

我的魔物娘军团 第324章 321 她是谁?湖中女神?

理论上,上级把下级给打了,那打了就白打了。更新快除非有的可能性咱们以后位置调过来,否则基本上没有人会去找上级的麻烦。这个就必须一下曹操同学,当年在宛城可不只是打了人家张绣,还当了张绣的舅舅上了人家的婶婶邹氏。结果那当然也是妇孺皆知,不仅被人打得丢盔弃甲,而且被杀了长子曹昂、侄子曹安民,大将典韦。不过大多数情况下……还是要一下曹操同学,当年横槊赋诗的时候误(?)杀了刘馥刘元颖。只需要説对其儿子説一句“诶呀,不小心杀了你爹,你怨我么?”废话,全家老小都在后方,估计这边説一句不好听的,全家老小就都被咔嚓了。不信看看前一阵子刚刚死的孔融,前车之鉴啊。

所以兰斯特只是被赛博坦一脚踹中面门而已,也没破相也没怎么样只是昏了过去,如果输留下了什么dǐng多也只是留了个鞋印,就当是求了一脸的名人字画了。

兰斯特告诉自己:军人当以国为家,军人当战死疆场,军人当无七情六欲,军人当无儿女情长,军人应该是一……支弓箭,它的归宿就是……弓弦,它就得时刻准备着:射出。

被上级打就当是被好好教训了一番就可以了。

“力量与荣耀,鲜血与雷鸣,为了部落啊哈哈!”

看着地上被打的丢盔弃甲的兰斯特,赛博坦的心情忽然好了很多。当然,现在他的脸上闪过了一丝血痕,身上铠甲很明显有被重物利器划过的痕迹。

当然,很明显某人也不怎么样。兰斯特现在倒是没有被利器所伤,不过身上扎扎实实的被赛博坦用拳头打在脸上。一个帅哥,很快变成了小丑。

“……还真是没想到啊,原来大人在我身上留了那么多的手。”高文摇了摇脑袋,精灵耳随之摆动不已:“他如果想要打败我的话不是很简单么?”

“啊,这么説的话实在是有失偏颇。”迪妮莎轻轻的摇了摇头,抱着肩膀倚在一旁的门上:“简单和放纵不一样,作为一个战士这么小气是不应该的,真的把你打得不成人形岂非太过小气?”

高文看了看角斗场上正在殴打兰斯特的赛博坦,心説难道这就不是小气了么?

“没错,这也是小气。”迪妮莎似乎看出了高文的心声,拍着高文的肩膀跟他説:“别看他现在获得了这样多,那样多的殊荣。平时呢,只要不惹到他好像也能装得很有城府的样子。不过啊,他今年也只有十七岁而已,看样子应该长得更年轻所以,别对他太严格。”

“是,夫人……”高文diǎn头称是,不过仔细看了看对面的女孩年纪也不超过二十岁吧?怎么好像是养弟弟一样养着自己的领主……当然,总感觉爱丽斯菲尔太太更甚。

“不过该严格的时候呢……实在是让人不放心呢。”迪妮莎笑了笑,一只手用力虚握了一下拳头,骨关节嘎巴作响。

“夫人……夫人?夫人您要干什么夫人?夫人您不能这样啊夫人”高文看见一脸不怀好意的迪妮莎就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这不是普通的预感,而是身为一个骑士在战场上的警觉。

“夫人夫人的,叫一遍就可以了。”迪妮莎头都没回的对高文説了一句,紧接着上前走到赛博坦身边。不知道説了句什么,果然后者乖乖的长叹一声。

“兰斯特,这回你相信我是真正的地狱咆哮了么?”赛博坦低头看了看还在挣扎的对方:“总体而言,你打得不错看样子你我都还没有使用全力,而且关键的是你没有发力。怎么,心甘情愿的被我打了一顿?”

“不敢我的大人,你是堂堂正正的击败了我”兰斯特从地上爬了起来,不亢不卑地微微鞠躬:“我输了。”

“我还不是你的大人,叫的早了一diǎn”赛博坦很满意对方的话,接过了一旁小心翼翼,而且十分担心朋友的高文所递过来的毛皮披风,赛博坦重新将其披在身上。引领众人重新回到小旅馆里,在一群骑士敬重的目光中坐在上位。

以考察的语气,赛博坦重新审视着面前的兰斯特:“你……叫兰斯特?杜?莱克是么?是全名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完全认可了你的武技,令人惊叹。我以前一直以为布尔凯索人是碾压性的对近战有优势,现在看来的确是小看天下英雄了。”

“谢谢您的赞赏,大人。”很明显,兰斯特也十分得意自己的武技。不过依旧自我谦虚了几句:“还是比不上真正的布尔凯索人。如果自我介绍的话兰斯特?杜?莱克。我是班尼克王与伊莲王后的后裔。”

“班尼克王……?”赛博坦一脸的茫然,然后看着身边有一些骑士一脸的警觉,当时就感觉事情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我的大人。”高文近前一步,解释道:“班尼克王是盖尔人的王,这是一段非常古老的历史,这个家族的后裔也是断断续续的在世界上出现。现在英伦本土虽然已经都是凯尔特人,但是在凯尔特人大约五百年前彻底入住英伦之前,英伦的本土人种为盖尔人,现在只能在苏格岚更北方一代,或者海外的很多大型岛屿中找到这种人了。这一次苏格岚的劫难,让盖尔人差不多彻底绝种……”

“哦,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赛博坦恍然大悟,道:“盖尔人什么的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好像和ro帝国有关系,你……崇拜的是巨龙是吧?”

“……是的,但是我并没有不尊重圣光的意思,我……”兰斯特很明显想要解释一下,因为大众所看到的赛博坦是大众所需要的赛博坦,简单的来説就是一个“虔诚”的“皈依”了的圣光教徒

“无所谓无所谓。”赛博坦示意对方淡定:“以后我给你介绍个人,估计你们有共同语言。来,继续,你还有什么要説的么?”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碾碎一切敢于违背大宇宙意志的人。

“据我的抚养者説……我还是婴儿的时候,我被遗弃在了湖边。”兰斯特低声道:“作为一个孤儿,我被湖中女神所扶养。现在,我其实是来追随手握着两把圣剑的大人!”

“湖中女神…圣剑?…你先等等。”

赛博坦指了指自己手边的两把圣剑,然后问道:“是……那个‘湖’旁边?”

赛博坦一下子想起来了自己曾经的遭遇。

“是的,围着小精灵们的神圣湖畔,我在那里度过了童年。十三岁之后我被放到了外面的世界,经受历练与磨练走遍欧陆。听説英伦发生了劫难时我在东欧我就赶紧往回赶,还是没有来得及。现在,湖中女神告诉我:能够手握两把圣剑的人必定是能够包容世界的人。”

“啊……这俩的确是话痨,精神上也不是很正常。”赛博坦看了看两把已经n久没有説话,似乎在系统维护中的圣剑:“不过那个湖中女神……是个啥?”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