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眼 第四章 跟你有啥缘?

2019-09-26 01:54:08 来源: 七台河信息港

法眼 第四章 跟你有啥缘?

“忘记什么事情了?”杨任被吓了一跳,瞪着任青问道。

“那个七号筒子会不会也有类似的好东西?我们要不要也打开找找?”任青扭头看向后备箱,大叫道。

“你砸吧,不过这是你说的,我可不负责!”杨任大笑,向任青伸了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任青抬手拍打杨任的一手,疑神疑鬼地说:“死肥杨,你什么意思?是不是想坑我?”

“我如果坑你,早就把那个筒子也砸了。”杨任哈哈大笑。

任青半信半疑地扭头瞟了七号筒子一眼,而后踩下油门,继续上路飞奔。

下午四点二十分,两人准时出现在市中心的览山咖啡厅,在一个小包厢里等候。

朱总如期抵达,任青赶紧起身迎候。

“小任,听说你在孔总手下做,前途无量啊。”朱总与任青握手,满面含笑,非常热情,他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年轻老总,个子不高,梳着寸头,显得很精神。

“朱总,我也听说你生意越做越大,恭喜啊!”任青满面堆笑,应酬起来,一套一套的,很老到。

两人落座,互相分烟,互相给对方点着,很快包厢里弥漫着一阵阵白色烟雾,响起他们海阔天空谈话的声音。杨任不抽烟,只能吸二手烟,又不能离开,感觉很不爽,只能低头喝茶吃水果。

“这个好像不是上次在孔总家见过的朱总?”趁任青与朱总高谈阔论的空隙,杨任小声问道。

任青摇头,低声道:“当然不是。那个朱总是大老板,他现在玩的都是百万以上的东西。这个朱总是一个做装修的小老板,这几年刚发的财,算是暴发户,收的货都是十万到三十万之间的。”

“哦。”杨任点头,陷入了沉思。那两个老总都姓朱,一个可以玩百万以上的古玩,而一个只能玩二三十万的。同样的,他跟任青是同一个寝室的同学,一个开豪车玩古董,一个连衣食都没有着落。他心里明白,人与人之间是存在差别的,老天是不公平的,不公平和差别是这个世界的不二法则。

“这位想必是你的朋友杨少吧?”朱总眼睛看向杨任,上下打量。

杨任身材肥胖,坐下后足足占了大半张沙发,上身穿着刚刚回学校换的干净的麻灰色圆领T恤衫,下身还是那件宽松的藏青色运动长裤,头发向后梳,特意打了啫哩水,显得蛮精神,如果不是因为脸上赘肉过多,样子还是蛮耐看的。

这么肥,看起来倒像个富二代,不过他身上的衣服也太寒酸了一些,真的会有传家宝吗?

“朱总好。你叫我小杨更贴切。”杨任赶紧从沙发上抬起屁股,伸手越过任青,与朱总握手。

朱总的手与杨任稍微握了一下就撤回,立马照做:“小杨,你货带过来了吗?让我瞧瞧。”

“朱总请过目。”杨任从沙发上拿出一个临时买的红木做的精致的小盒子,非常郑重地徐徐打开,从里面露出一层红绸布,翻开一层红布,又露出一层红布,再翻开一层红布,又露出一层红布,直到翻开第五层绸布,才露出一枚铜钱的真容--东宁通宝。

朱总伸手越过任青,拿起那枚东宁通宝,翻过来掉过去,仔细审视。这铜钱颜色以古铜色为主,上面缀着斑斑绿锈,看起来充满古意。他从旁边的皮包里拿出一支钢笔形的测试仪,在铜钱上反复照了几遍,颔首道:“这枚铜钱的确是大楚朝的东宁通宝,货也不假,如果价格合适的话,我可以接手。不知道小杨先生想卖多少价?”

“价格吗。。。”杨任张口想要报价,他想报二十万,任青拍了拍杨任的大腿,而后极其自然地笑着说:“这枚东宁通宝是杨少的爷爷辈传下来的。曾经有一个老总出价三十万,杨少都不卖,现在他因为做生意欠人一百万,急需回笼资金,所以才愿意拿出来卖。。。杨少,你看在朱总是我朋友的份上,你就少要一点,二十五万怎样?”

任青的演技,把杨任看得一愣一愣的,既然上了这条船,他可不能把事情弄砸了,赶紧笑呵呵道:“既然朱总是你的朋友,那我也就不喊虚价了,看在你的面子上,二十五万就二十五万吧。”

“二十五万?这个价格太高了。”朱总立即摇头说,“十五万我考虑考虑

法眼  第四章 跟你有啥缘?

。”

“十五万?那我还是不卖了,十五万对于我的百万欠款根本无济于事。”杨任伸手从朱总手里把铜钱拿了回去,放在红色绸布上,准备关盒子。

“等等,我再加两万,十七万,怎么样。”朱总见杨任收起来不卖了,有些着急,看得出他心里还是蛮想要这个铜钱的。

“十七万?”杨任很想答应,十七万已经达到杨任的心理价位,但是任青告诫过他,不管什么价钱,不能答应得太爽快,否则会引起对方的疑心而弄砸交易。他见任青没有表示,知道还可以抬高,便故意冷笑:“朱总,我看在你是小任的朋友的份上,一上来就直接减了五万,应该很够朋友吧。而你现在才加两万,这是不是很不对称啊?”

杨任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对方不够朋友。

“呵呵。。。”朱总有些尴尬,搔了骚后脑勺,眼睛却斜瞟任青。说实在的,他对于东宁通宝的心理价位是十九万,还可以再加两万,但是杨任说过两万两万加不够朋友,他有些不知怎么开口了。

“朱总,杨少,你们都是我的朋友。我说一句话,不知你们愿不愿意听?”任青笑容可掬说,摊开双手,一边揽住一个的肩膀。

朱总与杨任互相对视一眼,都点头同意。

任青扭头看看朱总,又转回来瞅瞅杨任,皱眉思考了半晌,慢条斯理说:“现在杨少的出价是二十五万,朱总的还价是一十七万,我建议你们各退半步,二一分作五,定一个中间价,二十一万,如何?”

“这个。。。”朱总托腮沉吟,换了一只脚架二郎腿。

“二十一万?你又要我降四万?这不是让我放血吗。。。”杨任嘟哝道,其实他早想答应,但是看到任青冲他使眼色,便站起来在包厢里来回踱步,还揉着太阳穴,好像这个价格让他很头痛,实际上他心里不知多激动。

酒泉性病医院
酒泉性病医院费用
酒泉性病医院哪家好
酒泉性病医院排名
酒泉治疗性病的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