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法院落实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

2019-09-18 03:38:14 来源: 七台河信息港

  《人民法院落实〈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追究规定〉的实施办法》的理解与适用

  原标题:《人民法院落实〈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 的记录、通报和追究规定〉的实施办法》的理解与适用  为落实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追究规定》(中办发〔2015〕23号,以下简称《规定》),保障人民法院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人民法院结合审判工作实际,制定了《人民法院落实〈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追究规定〉的实施办法》(以下简称《实施办法》)。现就《实施办法》的总体思路、主要内容和具体要求说明如下。   一、《实施办法》的总体思路   “两办”《规定》发布后,地方各级法院普遍反映,《规定》对于减少不当干预、防止插手案件,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威慑作用,但是,受制于当前的司法环境和履职保障水平,将外部干预、插手行为的判断、记录、报告任务完全交由地方法院承担,既不现实,也不利于《规定》的有效落实。   经认真研究,《实施办法》将“全面记录、专库录入、整体报送、不实问责”作为总体思路,即:,人民法院以外的组织、个人在诉讼程序之外递转的涉及具体案件的函文、信件或者口头意见,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均应当全面、如实、及时地予以记录。第二,人民法院在案件信息管理系统中设立外部人员过问信息专库。外部人员过问信息录入案件信息管理系统时,应当同步录入外部人员过问信息专库。第三,人民法院每季度对外部人员过问信息专库中涉及领导干部过问的内容进行汇总分析,列出特别报告事项,报送相关党委政法委和上一级人民法院。第四,人民法院工作人员不记录或者不如实记录的,以及主管领导授意不记录或者不如实记录的,应视情给予相应纪律处分。   上述思路的整体考虑是:一是有利于强化威慑作用,让任何敢于干预、插手案件的组织、个人都有所忌惮,知道任何名义和形式的过问都将被如实记录、汇总报送;二是有利于减轻地方法院负责人和办案法官的记录压力,避免发生因害怕得罪地方党政领导干部和有关部门,而自行过滤外部过问信息,进而不记录或不如实记录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行为的情况;三是有利于上级党委和纪检监察部门全面掌握情况,及时发现违法干预、插手案件等违纪违法线索。   二、《实施办法》的主要内容   《实施办法》共十二条,分别规定了外部过问行为的记录对象、录入流程、例外情形、报送程序和特别事项,以及对法院相关工作人员的问责、保障措施。   (一)关于全面记录的对象   全面记录的对象是外部人员过问信息,而非局限于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信息。按照《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过问”是中性词,意为“参与此事;发表意见;表示关心”。这里的“外部人员”,泛指法院以外的任何组织和个人。实践中,外部组织、个人过问案件的方式、渠道和事由较多,有的冠以监督之名,有的是以组织名义,有的只在涉案材料上批示“依法办理”。按照《实施办法》第二条款,对上述信息“均应当全面、如实、及时地予以记录,并留存相关材料,做到全程留痕、存储、有据可查。”   需要指出的是,对于案件当事人及其关系人通过非正当渠道邮寄的涉案材料,收件的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应当按照《人民法院落实〈司法机关内部人员过问案件的记录和追究规定〉的实施办法》第三条第二款之规定,“视情退回或者销毁,不得转交办案单位或者办案人员。”人民法院领导干部和其他工作人员过问案件、打探案情、请托说情的,则统一适用《司法机关内部人员过问案件的记录和追究规定》及其实施办法。   (二)关于全面记录的方式   信息技术具有数字化、可视化、全程留痕等特点,符合司法工作特点和管理规律,为落实“全面记录”要求提供了重要支撑。《实施办法》适应“互联+”时代要求,提出在案件信息管理系统中设立外部人员过问信息专库,明确录入、存储、报送、查看和处理相关信息的流程和权限。外部人员过问信息录入案件信息管理系统时,应当同步录入外部人员过问信息专库。未来,人民法院可适应调研、查案、协作、汇报等不同需要,整合、提取、分析专库数据。   考虑到案件信息管理系统维护现状,《实施办法》第三条明确由人民法院专门审判管理机构负责专库的维护和管理工作。实践中,一些外部过问信息经内部批转后,又可能转化为内部人员过问信息,进而被录入内部人员过问案件信息专库。具体操作时,人民法院专门审判管理机构应当完善两个专库的数据对接、资源共享机制,并做好与人民法院监察部门的配合衔接工作,防止信息误判、流传不畅。   外部过问信息既可能体现在公文、书信、函件中,也可能以口头、视听资料或电子数据等方式表达。其中,视听资料包括录音资料和影像资料。电子数据是指通过电子邮件、电子数据交换、上聊天记录、博客、微博客、短信、电子签名、域名等形成或者存储在电子介质中的信息。《实施办法》第四条区分不同情况,分别作出规定:对于利用短信、微博客、、电子邮件等络信息方式过问具体案件的,应当记录信息存储介质情况;对于以口头方式过问具体案件的,还应当记录发生场所、在场人员等情况,其他在场的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应当签字确认。   (三)关于不列入专库的情形   《实施办法》起草过程中,有法院提出,在部分涉及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的案件中,一些党政机关、行业协会商会、社会公益组织和依法承担行政职能的事业单位提出的参考意见,对公正、合理、稳妥地审理案件具有重要价值,不宜一概将之视为干预。也有法院提出,在一些涉及地方利益或部门利益的案件中,一些组织会以发“红头文件”形式,对人民法院变相施加压力,试图影响案件结果,应当予以规制。   综合考虑上述情形,《实施办法》借鉴域外法院“法庭之友”制度中的合理成分,明确了不列入外部过问信息专库的条件:一是必须是党政机关、行业协会商会、社会公益组织和依法承担行政职能的事业单位提供的参考意见;二是必须是涉及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的案件;三是必须受人民法院委托或者许可,如在可能引起金融风险的案件中,人民法院可以委托金融监管机构进行风险评估,并就案件处理方式提出参考意见;四是必须严格依照工作程序,如果相关工作人员未以发文发函、加盖公章形式提出意见,仍应当录入专库,并告知其所在单位;五是相关材料应当存入案件正卷,供案件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查询,并对人民法院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的情况进行监督。   (四)关于特别报告事项

金融专用设备
沈阳美食网
美容
本文标签: